×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挖貝網> A股> 詳情

國內DEL開拓者首戰告捷:橫向拓展存量業務天花板 成都先導或將迎來業績市場雙重增量

2020/12/15 9:20:29      挖貝網 李輝

12月4日,科創板上市公司成都先導(688222)發布了Vernalis (R&D) Limited 100%股權交割完成的進展公告,國內DEL技術開拓者的首次并購正式告捷。

我們注意到,早在2018年,成都先導便考慮過收購Vernalis (R&D) 的提案并進行了詳細調研分析,但是為了不影響自身的上市計劃便擱置了,而這次從接觸到最終拍板的用時也僅兩個多月。能讓成都先導如此“著迷”的Vernalis (R&D) 到底是什么來頭,兩者的并購能否形成較強的協同效應,它的加入又能為成都先導帶來怎樣的價值?我們一起往下看。

橫向拓展存量業務天花板

首先,從業務上看,目前在藥物發現領域主要篩選方法包括傳統的高通量篩選(HTS)、基于三維結構的藥物設計(SBDD),以及基于分子片段的篩選(FBDD)和虛擬篩選(VS)等。

具體到上述兩家企業的業務領域中,成都先導是國內乃至全亞洲最早規模化從事DEL技術研發的公司,堪稱國內DEL技術開拓者,目前已建成分子結構超過5000億種的DNA編碼小分子化合物庫——先導庫,是當前已對外公布的全球最大的小分子化合物庫之一,填補了我國乃至亞洲在該領域的空白,其擅長的DEL技術的主要優勢為周期短、成本低、化合物覆蓋空間結構更大;

而Vernalis成立于1997年,是全球較早以SBDD/FBDD技術為核心的藥物發現CRO,將蛋白工程學、結構生物學、生物物理學以及藥物化學聯用,協同多個國際大藥企聯合開發了Mcl-1、A2AR、Bcl-2及Hsp90臨床候選化合物(PCC),掌握大量SBDD/FBDD開發經驗與Knowhow。

從其擅長的兩種技術手段上看,FBDD是較為成熟的方式之一,據公開數據顯示,目前已有4種藥物(Vemurafenib,Venetoclax,Erdafitinib,Pexidartinib)獲批上市,有40多種FBDD開發的化合物正在進行臨床研究;

圖1:應用FBDD策略成功上市的藥物

圖片1.png

數據來源:興業證券研報

應用SBDD也有相應的成功案例,HTS產生的苗頭化合物與靶點結合的三維結構信息是許多藥化項目使用的極其重要的信息來源。據公開數據,目前也有多種藥物(Dorzolamid,Saquinavir,Zanamivir,Imatinib)獲批上市,另外還有Agouron/Pfizer及Roche進行的兩款在研藥品。

圖2:應用SBDD策略成功上市的藥物

圖片2_副本.png

數據來源:興業證券研報

從這個角度來講,Vernalis (R&D) 的加入無疑加強了成都先導前端藥篩技術平臺的方法多樣性,豐富和完善了其現有藥物發現技術,降低了上市公司技術單一的風險。

圖3:Vernalis (R&D)的加入豐富和完善成都先導現有藥物發現技術體系

圖片3.png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不僅如此,FBDD/SBDD技術與DNA編碼化合物庫技術(DEL)本身還存在著很強的技術互補性,尤其在分子片段活性提升和先導化合物優化方面。

具體來看,FBDD技術能夠快速對靶點進行成藥性評價,并且有可能快速得到具有親和力的分子片段。DEL技術能夠快速擴展分子片段庫,并且可以快速探索分子片段所代表的成藥化學空間進而對分子片段進行優化,技術的整合無疑讓成都先導在藥物早期研發技術水平上實力倍增。此外,DEL技術篩選出的高活性化合物與靶點結合的三維結構信息通過SBDD的方法也有助于這些化合物快速優化成為臨床前候選化合物。

并購帶來業績與市場雙重增量

技術互補與資源加持之下,成都先導也自然而然地獲得了相應的業績與市場空間增量。

業績方面,目前,從客戶地域分布來看,成都先導主要客戶來自于美國,占總收入80%以上,在歐洲的業績貢獻率低及存在感不強也是成都先導亟需解決的問題。此次收購后,成都先導可以依托Vernalis(R&D)在歐洲數十年的經營經驗和成果以及行業聲譽,迅速拓展自身在歐洲的市場影響力,有望提高歐洲地區對公司業績的貢獻,為整體業績做增量。

從數據上看,本次收購資產包括研發團隊(約80人)和實驗室,承繼了Vernalis每年能產生約1億人民幣的對外服務及合作研發能力(2019年營收959.4萬英鎊);

與此同時,公司也將擁有全球領先的SBDD/FBDD技術,客戶可選擇一種或多種聯合藥物發現技術服務項目,也為公司商業模式帶來更加多元化的發展,提供更多高質量的藥物發現服務,進而吸引更多客戶與公司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Vernalis(R&D)還具有豐富的新藥立項及臨床候選化合物產出的研發運營團隊和經驗,此次收購或將提高成都先導內部的項目轉化效率,加速項目轉讓。

圖4:部分Vernalis(R&D)公開的商務合作信息

圖片4.png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市場空間方面,國信證券研報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藥物發現CRO市場規模129億美元(同比去年增長12.2%),預計到2024年有望達到204億美元。就國內情況來看,藥物發現占整體CRO市場比例相對較低。2019年國內藥物發現CRO規模約14億美元(同比去年增長27.3%),業內預計隨著國內First-in-Class藥物研發項目的增加,藥物發現市場空間有望進一步打開,預計2024年行業規模將達到43億美元。

具體到幾種篩選方法上看,2018年JMC文章《Where Do Recent Small Molecule Clinical Development Candidates Come From?》統計了2016-2017年發表在JMC期刊上的臨床候選化合物的發現策略,數據顯示基于已知活性與高通量篩選依然是藥物發現主流策略,SBDD 占 14%、FBDD 占 5%,DEL 占比較少僅為 1%。

圖5:2016-2017年J.Med.Chem上的臨床候選化合物發展策略分類

5.png

數據來源:天風證券研報

不過,與傳統的高通量篩選相比,SBDD技術具有虛擬建庫、篩選成本低、可從少量化合物中篩選出苗頭化合物等優勢;FBDD技術具有獲得篩選化合物成本低廉、可實現對復雜靶點的篩選;DEL技術則具有擴展了化合物多樣性、縮短藥物發現周期、節省化合物優化階段的時間、大幅降低藥物發現成本等優勢。而且,正如上文所述,三者聯合起來還具有較強的互補性,將來有望成為苗頭化合物篩選的標準方法。

圖6:DEL、SBDD及FBDD與傳統高通量篩選的對比

6_副本.png

數據來源:中泰證券研報

并購重組早已是大勢所趨

其實,不僅僅是成都先導,縱觀國際CRO行業巨頭的發展過程,無一不是通過并購與合作,快速拓展核心業務,積極往一站式CRO服務發展。例如全球CRO龍頭企業—昆泰。昆泰就是通過不斷投資、并購,從內生發展到加速外延發展,再到發展創新商業模式,不斷擴展自身核心業務及商業模式,從而逐漸成為全球CRO領域無可爭議的超級霸主,形成逐步介入商業服務、臨床研究咨詢、資本服務等四大業務支柱。

而就國內來看,通過外延并購的方式進行自身業務的橫向或縱向拓張以拓展自身能力邊界、輻射境外市場、找到新的業績增長點也早已是業內企業通用的手段。

以藥明康德為例,2016年,藥明康德收購了歐洲藥物發現服務供應商、位于德國慕尼黑的Crelux,后者能夠提供包括蛋白生產、生物物理分析、片段篩選以及X-射線晶體結構解析在內的多樣定制化服務,藥明康德也就此實現了其在FBDD/SBDD領域的布局,之后的業績也是穩步增長;

圖7:藥明康德2016~2018歸母凈利潤(億元)

7.png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不僅如此,據統計,除Crelux之外,藥明康德還先后兼并收購了AppTec、津石杰成、美國美新諾、輝源生物和美國Pharmapace。今年2月,藥明康德子公司還投資了研究罕見藥領域的北海康城,完成后持有北海康成股份13.11%;

再以恒瑞醫藥為例,2019年7月,恒瑞醫藥和上海宏創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收購了Princeps Therapeutics 31%的股權,后者是一家開發基于蛋白降解的腫瘤、自身免疫病、神經退行性疾病藥物的生物醫藥企業,恒瑞醫藥也借此機會成功布局PROTAC,上市公司的業績也獲得了較為明顯的增長;

圖8:恒瑞醫藥2016~2019歸母凈利潤(億元)

8.png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最后,以港股上市的維亞生物為例,2020年9月21日,維亞生物以8000萬美元的對價收購了SYNthesis med chem (Hong Kong) Limited的全部股權,SYNthesis的客戶收入主要來源于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等,并在上述地區設有分公司進行項目管理和商業拓展工作。

參考文獻

[1]興業證券:小分子藥物研發是否面臨瓶頸?新型藥物篩選研發平臺梳理

[2]中泰證券:成都先導(688222)深度報告:藥篩技術領先,Biotech屬性凸顯,全程助力先導藥物發現

[3]國信證券:創新藥盤點系列報告(15):小分子藥物發現技術平臺:研發起點,新藥之源

[4]天風證券:醫藥外包行業深度研究系列

(*^▽^*)MG樱桃之恋在线客服 浙江11选5下载 排列5玩法及中奖规则 湖北麻将多少番怎么算 全民欢乐捕鱼辅助软件 快3彩票app下载668 黑龙江快乐十分app 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微乐辽宁麻将四冲 单机捕鱼假日 上海十一选五今日一定牛 江西快三购买平台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娱乐之城 麻将新手详细教学 星力九代捕鱼平台凤凰娱乐 qq游戏扎金花叫什么